40.作妖呀(40)(1/2)

点击网址进入新版阅读页:www.doupob.com,全新UI设计,增加会员书架,阅读记录等功能,精彩不容错过,感谢大家长期以来对本站的大力支持。

订阅率不足无法购买, 还请补足订阅再来哦~

画面一转,九个气质迥异、各有千秋的男人逼近那张宽阔的床, 他们的脸色如泼墨般阴沉,薄唇紧抿, 额上竟有绿油油的神光闪现!

红纱映玉骨,云雨巫山时。

修长的天鹅脖高高仰起,弧线优美的雪背弯成弓形, 精致的脸上渐渐染上了情.欲的色彩, 桃花眼水汽弥漫, 眼尾处似有淡淡嫣红晕染, 恰如桃花盛开, 却更显得勾魂摄魄……

细碎的呻.吟经久不绝, 那只如艺术品般美好的手,死死抓着被子,似求助似无力, 濒临绝境的模样像是想要摆脱什么……

……

“啪嗒”,一只精致的水杯被主人毫不怜惜的投掷在墙面上,同时那香艳的画面也化作无数璀璨的星光, 最后消失在空气里。

旖旎的气氛瞬间变得无影无踪。

屋内铺满了毛茸茸的软毯, 脆弱的水杯掉在地上竟是毫发无损,清澈的水浸入绒毛, 残余一片湿润的痕迹。

家用机器人听到声响, 立马自觉的来到此地, 将残局收拾好。

画面中的青年懒洋洋的靠在铺满了上等鸾丝绒的沙发上, 纯黑色的薄被衬得肌肤更加雪白娇嫩,眼尾微挑,漫不经心的眉眼间浮着慵懒入骨的风情。

他微微抬起桃花眼,似笑非笑道:“宝贝儿,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,嗯?”

hhhh:“……”

“我可不记得,自己什么时候拍过这种东西。”

hhhh:“咳……小砚台啊,还记得你在最后的八个世界勾搭的那九个男人么?”

“哦?”卿砚心不在焉道:“没印象了呢。”

hhhh:“……拔菊无情的渣受。”

卿砚挑了挑眉:“宝贝儿?”

“没啥。”hhhh尴尬的轻咳一声:“我这不是想给你提个醒嘛,刚得到消息,你的那九个前任已经到了这个世界,估计正找你呢,嘿嘿嘿你说,要是他们发现你给他们戴了这么多顶绿帽子……那场面,就和刚刚那画面差不多,啧啧啧,不敢看不敢看。”

“那又如何?”卿砚轻笑出声,语调轻扬:“主动权,向来只在……”

他尾音拖长,皓腕轻抬,点了点心脏处,唇角似有罂粟绽放,美丽却危险:“没有心的人手里,不是吗?”

hhhh:“……”

说好的所有的渣宿主都怕男朋友都找上门的修罗场呢?究竟是哪个混蛋在乱教萌新系统???

hhhh沉默了一下,继续道:“也对,从某种意义上来讲,他们都是你老攻,总不至于真恁死你吧?”

是啊,不会恁死我,会艹死我。

卿砚嘴角勾了勾,没有回答这个傻白甜系统,反而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:“宝贝儿,第一个找到我的会是谁?”

“这个暂时说不了……”

“呵,”卿砚嗤笑一声,姿态慵懒的坐起身来:“你能感知到他们的行踪吗?”

被轻视的hhhh刚要炸毛,听到后面这句又一次骄傲道:“那当然。”

“离第一个人找来还有多久?”

“不出半天时间,诶诶诶,你干嘛去?”

正往卧室走去的卿砚舔舔唇,吐出两个字:“猎艳。”

猎、猎艳?(口`)

卿砚没再理会四哈的喋喋不休,径直朝卧室走去,从衣柜里随手拎出一件干净的衣服,站在全身镜前,细长莹润的手指灵活的在衣领处翩飞,一颗颗碍事的扣子被轻松解下,漂亮的蝴蝶骨破茧而出。

这是一具如艺术品般完美的身体。

衣衫落下,新衣裹上,灵巧的手指再次起飞,当最后一颗扣子扣好之时,卿砚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另一个他,唇瓣微扬,轻声呢喃道:“既然修罗场终将来临,那么这场游戏的规则,怎么着也该由我来定才是。”

hhhh:“……”怎么感觉未来的日子会有点不太妙?

维克星主城屹立于伊尔星系的中南方,虽不在中央,这里却是伊尔星系的经济中枢星球,其繁华程度丝毫不逊于首都星。

夜幕降临,维克星繁华街晋江酒店,419号房间里。

阿修忐忑的坐在床上,手指无意识的绞索着床单,眼神却时不时的往浴室方向飘去。

本章节未完,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(1/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