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.作妖呀(33)(1/2)

点击网址进入新版阅读页:www.doupob.com,全新UI设计,增加会员书架,阅读记录等功能,精彩不容错过,感谢大家长期以来对本站的大力支持。

宽阔的庭院中, 斑驳婆娑的树影投下, 夜洛和陌清的脸隐蔽在阴影中看不透虚实, 挺拔的身子站的笔直, 如同石雕一般僵立着。

隔着一道门板,里面暧昧的声音争先抢后的直往他们的耳朵里钻,让人想忽视也忽视不得,明明是那么动听的声音, 在此刻却显得尤为刺耳。

夜洛长眉微皱, 攥紧的双手青筋凸显。

他求而不得的爱人, 如今就隔着一道形如虚设的门板, 在另外一个男人的身下辗转呻.吟, 那个男人还是爱人心目中的白月光、朱砂痣。

不知道是不是夜洛的错觉, 他甚至觉得,今晚卿砚的声音,比起在自己身下的时候, 更为热情放.荡……

一想到这里,夜洛的脸色白了几分,嘴角的笑意却慢慢的放大, 点墨般的眸子愈发浓黑, 深不见底。

阿砚, 终于回到你的白月光身边了, 很高兴吧?

陌清自然不如夜洛想的那么多, 他只当作是萧尘追求不成竟然强迫了卿砚, 毕竟当日卿砚演戏演的太好, 连他都被骗了去,也就只有夜洛那个人精没能糊弄过去。

但不管这两人是怎么想的,现如今都只能咬着牙忍住破门而入抢人就走的冲动。

王宫还是萧尘的地盘,他们若是冲动了,不说根本带不走人会打草惊蛇,日后也很难再将人带走了,还会让王有了对付他们的把柄。

赌不起,若是因为一时冲动,彻底将人输了出去,到时候岂不是追悔莫及?

再等等吧,要不了多久,就能把这个男人从王位上拉下来……

青年娇嫩的唇瓣渗出点点血迹,像是染上了一层瑰丽的花汁一般,诱人的很,让人想要含住,细细品味一番。

萧尘眸色暗了暗,伸出手摸了摸对方紧紧咬住的下唇,语气不明道:“别咬,听话,乖乖的叫出来。”

卿砚撇开脸,不愿看他。

萧尘神色陡然沉了下来,伸出手掐住对方的下巴冷冷道:“当日叫的不是挺大声的吗?反正你这么放.荡,何必在乎门外的人是谁呢?”

下巴被人强迫性的掐住,紧阖的唇瓣迫不得已的微微张开,那些被他压在喉咙里的声音止也止不住的往外冒,在这空寂的房间里显得特别明显,更遑论门口就站着自己的两个前任……

卿砚白皙的脸上浮现出一丝难堪,粉嫩的唇瓣被咬的绽开出惊艳的花朵:“……别说了。”

萧尘却不闻不问的陷入了自我遐想中:“还是说,当着我的面可以叫?当着他们就不行?”

一想到这一点,萧尘心里的妒意就如同催生般的杂草一般疯狂的生长蔓延,侵占了他所有的理智。

他的眸子逐渐变得冰冷,低头凑近卿砚的耳边低声道:“既然不愿意叫,那就干脆哭出来吧。”

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。

当日在维克星所受到的耻辱,他今日原本原样的还给了这三人,然而心里却没有得到一丝平息。

还回去了又如何?

这个人,骗了他一世,在他爱上了之后却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,仅仅因为权势便找了新的金主,甚至不知廉耻的当着他的面和金主做.爱!

如今就算得到了对方的身体又如何?这个人早就不是当初他爱的那个人了,最悲哀的是,明明知道这个人是自己最瞧不起的那一类人,却依旧放不下,甚至还犯贱的宁愿用囚禁这种他曾经最为不齿的方式也要留下对方。

卿砚微睁的眸子逐渐失神,最后终于如萧尘所愿崩溃的哭了出声,隔着一道门,在自己的两个情人面前……

多么难堪……

最后,直到卿砚昏了过去,外面的两个人还没离开,他们没有离开萧尘就不可能停下动作,又过了几个时辰,中途卿砚又醒来两次,却很快再次昏了过去,直到天色微明之时,外面的人才终于舍得抬起脚离开了,萧尘也总算是放过了卿砚。

他抱起人进浴室细心的清洗了干净后,将人放在了已经被家用机器人换好床单被罩的床上,然而自己却没有上床,而是草草的洗了个澡,拿起通讯器发了一个消息,随即换好衣服打开了门。

门外的男子似是等候多时,见到他后恭敬的行了个礼:“王,属下已经查明,昨日的刺客是阿伊诺亲王派来的。”

“阿伊诺亲王?”萧尘神色没有半点波动,似乎早有预料:“这么多年了,他还是不老实吗?”

男子垂首道:“阿伊诺亲王经历过当年的失败后,消停了这么多年,不像是会突然做出这么愚蠢的事,属下大胆猜测,约莫是和……”说到后面,他似乎有些顾忌。

萧尘皱了皱眉:“继续说。”

男子继续道:“是,属下发现最近阿伊诺亲王和祭司、主教两位大人走的很近。”

……

王在皇宫里藏了一个男子的事很快便在整个国内传开,甚至有些无聊人士编了无数个恩爱情仇的奇葩版本传播了出去,至于信不信就看大众的脑补程度了。

于是,很长一段时间,这个消息稳居国内八卦火热程度榜首……

然而很快,另外一则消息横空出世,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盖过了这则消息的火热,掀起了新一波的高.潮,惊掉了一干吃瓜众人的瓜。

“立我为后?”卿砚猛地站起身,少见的有些失态。

立他为后,换个意思不就是结婚吗?

说不清是惊多一点还是喜多一点,但是在这之前,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还能和萧尘结婚,这是不是说明……

萧尘看到他的反应,心中更加凉了,果然喜欢的只是自己的身份吗?

他扯了扯嘴角,语气嘲弄道:“怎么?终于得到自己想要的权势了,很高兴?”

这一句话如同一盆冰冷的水重重泼下,让卿砚惊喜的心瞬间冷了下来,他不自觉的捏紧了双手,又慢慢的坐了回去。

他就知道……不可能的,以萧尘的脾气,不可能相信他,更不可能会原谅他。

所以,他究竟还在奢望什么呢?

卿砚压下心中的抽痛,面色平静道:“是又如何?”

萧尘嘴角勾起一个微嘲的弧度:“也对,这是你应得的,虽然这几日你取悦的不够积极,但不得不说,你的确是个尤物,我也的确有被你取悦到。”

卿砚的脸色僵了僵,随即嘴角勾起一抹玩世不恭的笑意:“既然知道,那你又何必三番两次的自找不痛快?”

萧尘的眸子沉了沉,他猛地将人压在墙上,不顾对方的挣扎重重地咬了上去,直到尝到了血腥味后他才松开对方:“我想,你还没弄清楚自己的处境吧。”

卿砚被他咬的生疼,听到这话怒瞪着他。

萧尘伸出手想要摸上对方的唇瓣,却被对方侧头避开了,他也不在乎,继续道:“你的公司生死大权还掌握在我的手里,你的人现在也被我囚禁着,想要权势更是只能依附于我……”

“在这种情况下,”萧尘顿了顿,看着卿砚逐渐变得的冰冷眸子,淡淡的说出了真相:“激怒我可不是明智的行为。”

卿砚觉得自己快要压制不住从身体深处发出的颤抖了。

他从来不敢去想,他和萧尘如今到底算什么?可现在对方却把这个残忍的事实血淋淋的撕开砸在了他的脸上!

原来对方就是这么想的,在对方的心目中,自己只不过是一个玩物吧?

心如同被满盆的冰块塞满,透心凉,还被冰块的棱角扎的生疼,可他却什么话都说不出口。

因为造成这一切误会的,就是他自己,他又有什么资格去指责对方?

卿砚微微垂下眼,指甲不由自主的陷入身后的墙壁中,脆弱的墙灰陷入里面,他却抿着唇,一言不发。

萧尘见他不说话,心中莫名一阵烦躁,嗜血的欲望突然掀起,他猛地撕开了对方的衣衫,毫无征兆的撞了进去,凑近对方的耳边冷声道:“既然想要权势,那就该主动点。”

卿砚没有挣扎,也没反抗,如一根木头似的,任由他动作。

皇宫里的人速度很快,尤其是得了王加急的命令,动作更是干练到了极点,明明是立后这么重大的事,他们做准备的时间却只花了短短十日,不得不让人叹服。

在这十日里,无数的少女心碎作一地,更是让那些想要把自家小辈嫁给萧尘的贵族们痛心不已,但是现如今早已不是古板的旧时代了,王的婚姻他们自然是没有权利插手的。

只是……这位将来的王后,却是让那些当日没能到场看戏的人好奇不已,却寻不到真面目,苦恼之下,也只能暗搓搓的期待起立后之日的到来。

本章节未完,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(1/2)